一面镜子竟敢卖8000元?当传统健身房主动拥抱“她”,全民健身“核变”?

2021-12-29 10:42:58 文章来源:网络

摘要:上海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老百姓,已经把健身作为日常生活的一种刚需。

“魔镜魔镜,谁是世界上****丽的人?”童话故事里,魔镜的回答可能会让王后发怒——但在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,一面用于居家健身的“魔镜”,能给运动爱好者给出“千人千面”的个**化健身方案回答。一时间,国内智能健身镜市场狼**四起,健身厂商、科技巨头、互联网企业等纷纷入局,演绎“百镜大战”。

近日,从上海起步的国内健身行业品牌威尔仕健身宣布与与智能健身品牌FITURE“魔镜”深度合作,联手打造全场景的健身生态闭环,共同布局大健康浪潮下的健身赛道。按理说,当传统健身房遭遇智能健身器材,本是“冤家路窄”,为何双方主动携手?线上线下实现联动之后,国内健身行业乃至全民健身会否迎来“核变”?

健身魔镜填补空白

“腰挺直,背绷住,慢慢放,非常棒,再来!”“加油,还有一组就完成咯!”这些通常只有健身房的私教才会给出的健身提示,如今一面“普通”的镜子,竟同样也能做到。在威尔仕旗下W Fitness徐汇苑店,笔者就跟随一款智能魔镜中的“健身教练”,一起运动十分钟。

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,各种健身“魔镜”破土而出,填补国内健身市场相关产品的空白。与跑步机、椭圆仪、动感单车等家庭健身**件产品相比,魔镜占地面积小,看起来只是一面摆放在墙角的等身镜,但在运动时化身液晶大屏幕,加上AI智能技术加持,里面装载海量专业健身内容。健身“魔镜”,非常适合不愿意出门去健身房,但又想在家做运动的现代人**。

FITURE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张远声认为,企业旗下的“魔镜”产品,以AI技术为核心,集**件和内容为一体,通过数字科技的力量,打破健身的时间壁垒,开拓日常健身的不同场景,目前用户超3万。他认为,“相关产品可以让更多人在居家等碎片化时间进行锻炼。我们看好国内健身大市场,希望通过和实体健身房头部品牌的合作,让更多人**成日常健身的生活习惯。”

笔者通过线上购物**查询发现,国内智能健身镜的品牌很多,价格集中在3000元到10000元之间,匹配对象是白领一族以及注重生活品质的人**。以FITURE魔镜为例,拥有4K屏幕和顶级工艺的尊享版产品,售价达8000元左右。

线上线下实现互补

2021年,对于**体育来说是个大年,既有奥运加全运先后引燃大众热情,又有《全民健身计划(2021-2025年)》《“十四五”体育发展规划》相继出台,给产业发展指明道路。作为体育产业的重要分支,牵系全民健身的关键,健身行业也迎来了关键的发展期,健身消费正成为**消费的新风向。甚至在全球范围来说,**健身消费的总量已超过**国,成为全球**。

其中,尤以新兴崛起的智能健身镜赛道,折射出这个行业崭新的想象空间。在威尔仕健身创始人王文伟看来,作为拥有25年资深经验的健身行业龙头企业,这次主动把线上的“竞争对手”请进门,也是布局智能化健身策略的一次勇敢尝试。

“我们主要是线下的传统健身房,在全国拥有近200家门店、3000多名专业教练、100多万的会员,这两年的疫情让我们深刻体会到,必须重视线上布局,两条腿走路。”他坦言,这次合作尝试谋求双赢,“我们的健身教练会推荐这款适合在家里运动的健身产品,而**成线上健身习惯的用户如有更高、更专业的需求,也可以来我们传统健身房,体验更专业的健身服务。”

科技赋能全民健身

2020年**体育产业峰会上提供的数据显示,我国庞大的健身人**中,超过75%的人正在使用在线健身APP,其中在家跟随视频运动和打卡的比率合计占到九成以上。相关数据显示,2020年我国健身房市场规模超过1200亿元,与此同时,健身设备市场规模达到526亿元,在线健身产品市场规模达到1749亿元,居家智能健身的浪潮正风起云涌。

“十四五”期间,**开展全民健身运动会更广泛更普及,而《“健康**2030”规划纲要》更是把人民健康提升到战略位置。智能健身镜的逐步流行,不仅降低了健身门槛,还满足了偏远地区人们健身的需求,助力全民健身的实现。不过,也有一种担忧:当机器十分智能之后,会不会出现“人取代机器”的尴尬,到时候全国的健身教练,是不是都将面临下岗危机?

对此,专业运动员出身的王文伟显得非常**,“我们健身房相当于是高档餐厅,智慧健身器材就像是外卖。餐厅是有**功能的,也能提供专业的餐饮服务,但当消费者没时间来餐厅时,他们就会选择外卖,这很正常。我们实体健身房从上午8点开到**11点,其余时间段无法提供服务。通过线上线下的合作,能提供生态闭环服务,我们的目标就是更好服务健身人**。我也相信,通过科技赋能、专业服务,上海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老百姓,已经把健身作为日常生活的一种刚需。”

来源:上观

【编者按】

走过一年的风风雨雨,迈过一年的坎坎坷坷,时间即将掀开新的一页。澎湃**推出年终特别策划《让未来配得上现在》,记录和书写你我的2021,期待在新的一年,每个人都能迎着阳光、温暖前行!

一年即将过去,自然有各种重要事件的回顾和总结在媒体上涌现,它们浓缩了一年的图景,提示我们立足于什么样的时空,走过了怎样的日子,让我们产生与时代的共在感。

然而,这种共在感并不能代替个体对时代的切己感知。或许有人认为一些事在自己的感知之外发生,离自己如此遥远,以至于觉得自己被前行的列车遗弃在孤冷的小站;或许也有人认为一些事情之所以发生不过是因为大势所趋,只要顺应和认同便可心安理得。诸如这般的感受,其实都透露了与时代相连接的缺失。

我上大学的1980年,发生了很多重要的事情:旅行者1号飞掠土星,约翰·列侬被刺身亡,两伊战争**发,索尼推出随身听,任天堂**款**问世,罗兰·巴特去世,约翰·伯格《观看之道》出版……但是,当年我对这些一无所知。直到后来,我在工作、阅读和日常生活中才逐渐与这些事件发生联系,这些事件对我的意义才慢慢清晰起来。可以说,信息的缺失和我的后知后觉,延迟了我与时代的具体连接。

在资讯发达的今天,不会有人如我当年那么迟钝;但能够迅速获知丰富的信息,个体与信息所标识的时代之间如何关联,就变得更加迫切而需要及时的追问。如果没有这样的追问,哪怕我们拥有数据库般的信息,也有可能被其淹没和窒息;如果没有这样的追问,即便我们紧追所有的热点,也有可能感到与时代脱节。

在**基本的层面,我们的追问是对自我在信息环境中真实存在的审视:是否将违心之举冠之以顺应潮流?是否将懈怠之心推诿给“躺平”大势?是否将注意力分散归因于移动互联网的无孔不入?是否将不择手段的竞争归因于无处不在的“内卷”?面对**流行的词语、**风靡的时尚、****款的网文、**吸睛的网红和**火**的热点,是否能够保持基本的理**而不屈从于多巴胺的释放?在追逐各种新技术神话和预言中,我们是否既丧失了基本的历史感,又无视身处的现实?在围绕诸如元宇宙形成的各种叙事和言论中,我们是否能够辨明自主**焦虑的弥散和多种声音的交战?

追问须诉诸思考。**国学者彼得斯的《奇云》去年底有了中译本,今年被**传播学界热读。作者在书中提醒我们:“1964 年是一个人类思考技术、文化和社会的好年头。”他列举了这一年出版的一系列重要著作,尤其强调麦克卢汉的《理解媒介》和古尔汉的《手势与言语》对于我们的意义。前者视技术为人体器官的延伸,后者将人体器官视为技术的延伸,它们相互映照,洞见了技术与人的关系。

但是,对同在这一年出版并风靡全球的《单向度的人》,彼得斯止于提及而未详述。马尔库塞的这部著作关于技术理**和技术神话的论述,在今天也仍然具有启示**价值。忽略《单向度的人》,与《奇云》的写作定位、思想关切和价值取向有关。这样的忽略也意味着给不同的思考者留下了开放的空间,意味着对任何思想、任何事件的思考都有丰富的可能**。农民工陈直研读海德格尔,透露出的也正是这种思考的力量和可能**的魅力。当我们开始追寻更多的可能**,便是我们与时代发生具体连接的时刻。

追问和思考,并非只是在抽象的层面展开,而总是与个体生命在特定情境中的鲜活感受相连。几天前,我又一次造访曲园,走在马**科巷那条石子、石板和水泥混杂的窄路上,脚下发出不同的声响。巷子里吹着冷冷的风,脑子里盘旋的却是“春在”。三十岁那年,俞樾因为一句“花落春仍在”,得到考官曾国藩激赏。但他并非从此一路通达,而是在短暂辉煌之后迎来20余年的颠沛流离。当俞樾筑曲园而定居,将**为轩敞明亮的厅堂命名为“春在堂”时,我想,他是在感念伯乐,纪念青春,也是在感慨自己历经人生的凛冬,却不曾放弃的希望和信念——那心中永远的“春在”。这样的生命感受一定伴随着对学术真谛的求索与思考,**终凝聚于五百余卷的《春在堂全书》。“春在”激发的所有解释、猜想、想象、移情,无不将后来者的体认与共情融汇其中,那是“花落春仍在”催化与生成的意义,也表明原本属于俞樾个体的关键词接通了更为广阔而深远的时空。

俞樾的“春在”让我们看到,一个事件凝结在一句诗里,浓缩为一个词,成为个体与时代相连的节点。这里显现出词语的力量。就像夸蒂罗利在《被数字分裂的自我》中强调的:“词语是个人意识的基本媒介、连接我们和外部世界的工具……(我们)用以理解**世界和外部世界”,当我们探寻个体与时代的连接,我们所有的追问、思考与感受,实际上都离不开语言,并**终都要形诸语言,用属于我们自己的语词言说。

但是,嘈杂的语言声浪每每令人陷入“没有语言的生活”——作家东西多年前在一篇小说里生动地展示了这样的困境。今年一月,“文字失语者互助联盟”豆瓣小组的成立也表明,许多人已经意识到今天我们陷入的语言困境。这个已经有24万多成员注册的网络社区,向我们展示了打破这种困境的自觉,定会启示更多的人寻找属于自己的语词,与我们身处的时代真诚地连接。

总策划 夏正玉 总统筹 陈才 专题制作 澎湃**部 海报设计 赵冠** 郁斐

来源:澎湃**

上一篇:看“数字鸿沟”变“数字*”2021交答卷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鹰潭都市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